您的位置:首頁 > 產經 >

違法嗎?網店售賣主編席位 形成一條灰色利益鏈

2018-01-02 16:34:47 來源:北京青年報

評論

2017年年初,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深化職稱制度改革的意見》,提出職稱評價應摒棄從前“一刀切”的方式,提出不唯資歷、不唯學歷、不唯論文。

然而,北京青年報記者近日暗訪發現,在久被詬病的“論文經濟”視野之外,部分高校教師為評職稱爭相買圖書專著“掛名”的風氣逐漸興盛。

↑“專著掛名”的淘寶搜索頁面

圍繞著圖書專著的“掛名”,從內容代寫、主編掛名,到代購代銷,形成一條灰色利益鏈。

現象

上百家網店公開售賣“主編位”最貴2.6萬最便宜5500元

“元旦福利大派送,真特價不套路,特價專著(論著)主編、副主編、編委都有。”一位自稱“韓編輯”的人在每日必更的朋友圈里這樣宣傳,后面附上好幾本即將出版的圖書名字后綴著“第2主編”“第3主編”。類似于微商在社交網絡的推銷廣告,“韓編輯” 還特意配上了一張文藝范兒的圖片,圖上還有一行心靈雞湯式的文字:“每本書,都有故事。”

主編、編者或專著作者竟可虛位以待,公開買賣?“獨著和掛名,沒有書稿都可以,費用方面,副主編最低,主編分第一、第二、第三位次不同價位,獨著最貴哈。”“韓編輯”在微信上簡短回答了北青報記者的疑問。“每本專著的前三位主編,都可以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查得到,也就是上CIP(圖書在版編目)。”

北青報記者隨后在淘寶平臺上輸入“專著掛名”的關鍵詞后,搜索發現標有“出書掛名專著,正規出版社”“出書、掛名專著教材出版”等字樣的商家迅速出現在頁面上,不下百家。據粗略梳理,這些商家打出可出書掛名專著涉及醫療、教育、旅游、外國文學、經濟學等數十個學科。其中部分商家在網頁廣告中就明確表示,“很多作者評職稱的時候需要出書,但是自己又沒時間寫書,這個時候可以找到我們,我們為您尋找對應專業合適的書籍讓您在書中擔任主編、副主編或者編委,同樣能達到評職稱的目的。”

北青報記者向一家月銷售記錄顯示達到24186筆,標有“出書掛名專著”的商家咨詢。 “如果出掛名書的話需要半年以上的時間,但是出獨著的話比較快。明年4月份出來應該趕得上。找我們的客戶,都跟你一樣是為職稱的。”該客服說。

北青報記者梳理這些淘寶店家的“主編、副主編、獨著”報價,發現“獨著”最貴,最高開價2.6萬,而 “第一主編”的價位從8000元至24000元不等,“第二主編”價位6500元至17000元,“第三主編”價位在5500元左右,副主編價位從1000元至3000元不等。商家表示,國家級的書號費用要高一些,省級的費用要低一些。

↑中介微信銷售聊天記錄

調查

店家稱有專業寫手團隊 掛名圖書一般只印兩本

當北青報記者問到都有哪些出版社可以合作時,一位淘寶商家客服回答:“包括國家級的4家出版社和省級的3家出版社。”他還向記者保證書籍的質量高,均為20萬字左右的精裝版書籍。內容是來自我們的優秀、高質量的作者團隊,他們大多是高校的一線老師、博士生導師和教授。

“我們的付款方式是半定金操作,等到書號查到了再付余款。”為打消北青報記者的懷疑,該客服解釋說。他同時還向北青報記者表示,他們是文化公司直接對接出版社,并非中介,可向北青報記者出示營業執照。

而在朋友圈做“掛名主編”生意的“韓編輯”則公開承認自家是濟南某信息咨詢公司,坦言其就是“中介”。“韓編輯”還透露掛名的出版社通常都比較差,能出獨著的出版社品質更高,但出版的題材內容卻受限。“到底選哪種方式,還得以你評職稱的要求而定。”“掛名”的書一般只印兩本,加印數量多,還需另外加錢。“如果你想送朋友還可以多印,這個沒有限制。100本的印刷費是2000元。”

代理合同承諾“一書一號”店家提供假書號將付違約金

為了弄清“掛名主編”交易全過程,北青報記者嘗試向賣家索要合同。一位店家的客服向北青報記者展示了其通用模板的 “作品簽約合同”。在這份作品出版代理服務合同中,北青報記者看到,乙方為“山東×××文化傳播公司”,甲方授予乙方通過____出版社(第三方)辦理本作品的有關出版業務。乙方承諾本作品為一書一號,甲方可要求作品的擔任(著、主編),并可提出位置、署名方式、出版時期等具體要求。合同中還寫明了若乙方提供假書號,將向甲方一次性支付2倍的本書出版服務費用作為違約金。

該客服還向北青報記者介紹操作的流程一般是先付50%定金,需要客戶填寫一個信息表,然后就提交資料安排。“我們這邊給您郵寄出版合同,您收到合同后簽完字,自己保留一份,給我們寄回來一份,這樣可以保證雙方的利益。”當北青報記者問起合同里為什么沒有“代寫”方面條款,該店家表示,除通用版合同以外,信息表會寫明書稿的內容要求、代筆信息、金額和出版時間。

[責任編輯:]

參與評論

辽宁11选5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