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理財 >

新撒幣大戰開啟 探索刷臉支付增量價值

2019-10-09 11:04:28 來源:北京商報

繼共享單車、網約車之后,新一輪“撒幣”大戰正在刷臉支付戰場上愈演愈烈。近日,支付寶宣布,將今年4月發布的30億元市場刷臉支付補貼改為“無上限投入”,再次點燃市場熱情。巨頭們醞釀新一輪支付變革的同時,大手筆推廣政策也被下游服務者視為大賺一筆的好機會,而機構在推廣過程中如何突破用戶習慣、平衡安全與效率,在補貼過后刷臉支付能否帶來新的價值,這些問題也值得深思。

“撒幣”大戰下的“創業項目”

2018年刷臉支付商業化以來,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相繼推出刷臉設備“蜻蜓”與“青蛙”,與此同時雙方加大市場投入和補貼,刷臉支付“撒幣”大戰已然打響。

此次支付寶9月24日推出的“無上限投入”政策被業內解讀為,是對網傳微信刷臉支付百億補貼的回應。此前,在各大網站和社交平臺上,不乏有服務商以兩大巨頭百億元補貼刷臉支付作為宣傳噱頭推廣。

支付寶方面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最新宣布的對刷臉支付“無上限投入”政策中,補貼是一部分,另外還包括營銷費用、研發費用和對有科技能力的公司的投資計劃等。微信支付團隊則對記者表示,微信支付對刷臉支付服務商的補貼主要是基于硬件設備結合刷臉支付筆數的獎勵。在刷臉硬件設備的推廣方面有正常扶持政策,對于具體補貼金額不予置評。

盡管兩大巨頭對于刷臉支付設備并未官宣過代理渠道,但在眾多刷臉支付服務商和簇擁者的口中,刷臉支付儼然成為一個“擁有巨大紅利”的“創業項目”。

根據支付寶官方的說法,從硬件機具的補貼上看,以支付寶蜻蜓系列售賣政策為例,設備點亮后,商家每獲取一位刷臉用戶,即可獲得0.7元返傭,支付寶連續返傭5個月,單臺設備獎勵封頂1600元。以支付寶最新公布的蜻蜓設備單價1699元來計算,達到相關用戶及筆數等條件后,機具近乎免費獲得。

北京商報記者以咨詢代理為名,聯系到一家服務商刷臉支付項目經理李毅(化名),他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了目前所謂的兩大巨頭推廣刷臉支付的方式: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授權給服務商后,服務商再去全國范圍內發展代理。

李毅稱其所在的某網絡科技公司是兩大巨頭的服務商,并向記者提供了授權服務商證明。他表示,公司將刷臉支付合作政策與獎勵分為市級代理商、省級代理商以及Isv服務商(軟件開發服務商)三種級別,不同級別需繳納3000-39998元不等的代理費。此外,市級、省級代理商每臺機器開戶獎勵30-50元。

那么,代理商是如何賺錢的?李毅介紹,以市級代理商為例,代理費3000元,贈一臺刷臉支付設備。“該刷臉項目主要賺取商家流水的分潤,商家通用費率均為0.38%,給市級代理的結算價為0.23%,其中0.2%是支付寶等官方收取,0.03%是服務商收取,最后剩余商家流水的0.15%是代理最后獲利的。”

按照服務商們的說法,流水分潤中間差額看似微小,但零售行業的高流水配合設備批量接入,最終利潤將十分可觀。“比如某商戶1天流水1萬元,1臺機器1天則獲利15元,1個月分潤450元,一年分潤5400元,如果出售10臺機器則分潤5.4萬元,100臺一年便可由此獲利54萬元。”

但事實上,這種代理商模式似乎并未得到兩家公司的官方認可。微信支付團隊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微信支付官方不允許服務商發展代理。支付寶方面也表示自身與服務商更多是技術上、資源上的合作,這里沿用之前掃碼支付補貼服務商的激勵政策,但未就硬件設備方面向下發展代理商。

探索刷臉支付增量價值

不容質疑的是,在高額資金支持下,刷臉支付戰場已然硝煙四起,這背后充斥著巨頭怎樣的野心,在“撒幣”大戰落幕后,刷臉支付真正的價值幾何?

分析人士指出,巨頭瞄準的不僅僅是刷臉支付這一新支付方式的工具屬性,其背后的會員經濟、連接生態帶來的增值價值孕育著更大的想象空間。

對于大多數線下商戶而言,會員拉新促活、活動促銷等經營訴求,往往都需要多步的溝通和操作。在刷臉支付中,微信支付和支付寶不約而同提出了“刷臉即會員”的解決方案。

支付寶方面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刷臉支付設備不僅是支付收銀工具,還是商家轉型數字化經營(會員管理、運營等)的入口和平臺。最終希望商家可以通過這臺機具運用到阿里經濟體(包括天貓、菜鳥、閑魚等)的所有能力,以此實現商家從傳統商業模式到新零售數字化經營管理的升級。“收銀、支付只是初級需求,最終的狀態是要將阿里的能力都疊加到蜻蜓上。”

微信支付團隊也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微信青蛙刷臉設備重點在于提供“刷臉即會員”解決方案,通過開放支持微信卡包、小程序、互動海報等能力,幫助商家連接微信大生態,讓商戶在復雜的門店環境中,更好地使用這些經營工具,從而更進一步提升效率與體驗。

“國內的第三方支付行業受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兩大巨頭的主導,在兩家公司積極推廣刷臉支付的背景下,整個行業都會快速跟進,包括上游的設備廠商、下游的收單服務機構及其他同業競爭者。”有券商研報如是分析。

易觀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由于設備價格等原因,目前刷臉支付鋪設的場景多集中在大中型商超,在這些場景里二維碼會逐漸被淡化,在巨頭補貼之下,刷臉支付會更快普及。而銀聯以及其他第三方支付機構未來也將很快介入。不過在刷臉支付這一戰場,支付寶與微信支付仍具有先發優勢,能夠將人與商戶所有的消費活動等與支付寶、微信的整個生態相結合,產生依賴性。

用戶習慣、安全隱患等阻礙待解

一面是刷臉支付市場日漸升溫,另一面,用戶習慣、安全隱患等也成為巨頭刷臉支付推廣的阻礙。

“人臉識別并沒有比掃碼支付便捷多少啊,當然是哪個習慣就用哪個了。”

“感覺不是很安全,人臉支付豈不是相當于行走的密碼,不希望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人臉識別驗證從體驗上讓我感覺不舒服,要盯著機器看,跟照相一樣,也不想被相應機構獲取我的人臉數據。”

多位消費者向北京商報記者道出他們不愿使用刷臉支付的原因,另有安裝了刷臉設備的商戶告訴記者,盡管有掃碼立減等活動,但多數顧客仍會選擇付款碼掃碼支付。

此外,激進的市場策略以及新技術的創新發展不免引發市場擔憂,今年以來,監管一方面認可刷臉支付的價值,但又多次公開示警其存在的安全隱患。央行明確表示,人臉識別數據采集應提前告知信息使用方式,明確獲得客戶授權,要充分尊重用戶的主觀意愿,不得在用戶不知情、未授權的情況下擅自發起交易,不要簡單地將人臉特征作為唯一的交易驗證因素。

眾多阻礙當前,刷臉支付是否還有可能替代掃碼支付,成為新一代支付方式?

有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現在使用刷臉支付的用戶多為“80后”、“90后”,但刷臉支付毋庸置疑是大勢所趨。從目前來看,刷臉尚處于初級階段,短時間取代掃碼支付的可能性不大,還是作為移動支付的補充手段。

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馬嫡

辽宁11选5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