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理財 >

“炒鞋”就是一場賭博游戲 投資還需理性

2019-10-09 11:07:18 來源:第一財經

工業化制成品無論用怎樣的手段,仍然是批量化流水線產品,饑餓營銷的方式只能制造心理稀缺效應,不可能制造真正的價值稀缺性。

鞋,也能用來炒嗎?這個此前被認為是“偽問題”的問題近來竟成了“時尚話題”。最近有句話很流行,“70后炒股,80后炒房,90后炒幣,00后炒鞋”。

大潮退去才可以看到是誰在海灘上裸泳。這句話對當前的“炒鞋業”來說很合適。就像擊鼓傳花一樣,現在鑼聲已經敲響,花最終落在了誰的手中誰心里最明白。當泡沫破滅時,套牢的將是那些“最后的接棒者”。

有一家二手球鞋交易平臺統計了過去1年全球發售的2639款限量版球鞋的價格:有1106款球鞋價格在下跌,占比達到41.9%。其中跌幅最大的一款發售價799元,現價只有125元。相信這只是開始,最慘烈的一幕現在還在后臺排演著。

我們需要思考的是,為什么鞋子成為了炒作的對象?它畢竟是一個大眾消費品。部分限量鞋因其稀缺性,存在部分溢價是符合市場規律的,而把它當作投機的工具,無異于一場無法預測輸贏的賭博游戲。從一定程度上說,當前的“炒鞋”就是一場賭博游戲。

從“炒鞋”的全過程看,有幾個因素貫穿其中。

一是以所謂的專業性為發端。今年1月,美國一網站發布的二手球鞋行業報告顯示,目前全球二手球鞋市場規模已達60億美元,其中,中國作為后起之秀,二手球鞋轉售市場規模已超過10億美元。這類信息,對國內“炒家”來說,有點“扯大旗作虎皮”的意思。

隨后,有些平臺就推出一系列的所謂指數,包括即時報價及過去24小時交易行情等。這些看起來都具有專業性,也使得交易的參與者認為自己是在一個專業的平臺上進行著專業性的操作,這些參與者也會動員潛在的參與者加入其中。

二是制造“一夜暴富”的神話。據媒體報道,不久前,全世界最貴的某款球鞋以1700萬美元的價格在網上成交。更多自媒體“推波助瀾”,比如,“知名球鞋‘倒爺’囤了127雙某品牌球鞋,兩天獲利約150萬元人民幣。”“25歲青年拿著家里給的首付進入炒鞋圈,現在月入百萬元。”這樣的說法不勝枚舉。其實,這些說法具備的蠱惑性和傳銷、非法集資并無二致。

當然,在制造神話的過程中,相關廠家也加入其中,越來越多的五花八門的限量版就是最典型的例子。這些廠家的目的就是從人為制造的供需不平衡當中獲取不合理的超額利潤。如今的運動品牌不斷推出的設計師款、限量版、網紅版等正是“炒鞋”火熱的背后力量。

再就是利用“炒鞋平臺”撬動金融杠桿。有金融消費平臺可以為購鞋用戶提供分期付款服務,這其中就存在用戶借錢實現加杠桿“炒鞋”的可能。還有的交易平臺因此估值倍增。在一定程度上說,“炒鞋”,儼然已經成為一種資本游戲,其中蘊含了較大的風險。

我們認為,“炒鞋”不會一夜暴富,社會公眾應當提高風險防范意識,不要盲目參與投機炒作活動,避免遭受損失;“炒鞋”行為帶動投機之風,倡導不理性消費,助推攀比文化,對人們,特別是年輕人的消費觀念產生負面影響;球鞋屬于普通的民生商品,對球鞋的關注應更多地回到其使用屬性上來。

畢竟,鞋子是用來穿的,不是用來炒的。投資最重要的是理性,要防止投資投機標的年輕化、投資投機泛化。當自己想去“割韭菜”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會不會成為別人的“韭菜”。另外,工業化制成品無論用怎樣的手段,仍然是批量化流水線產品,饑餓營銷的方式只能制造心理稀缺效應,不可能制造真正的價值稀缺性。這是相關企業需要注意的。

除了公眾和企業的“自律”之外,更重要的是有關部門需要加強監管。

現在,國內球鞋平臺可能存在虛構交易、拉高價格、制假售假等擾亂市場秩序的違法違規問題,也具有了一定的金融性質。有關部門針對市場亂象應及時出手“滅火”,同時更應該未雨綢繆,舉一反三,展開“防火”。李攻

辽宁11选5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