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理財 >

快播破產財產分配方案通過,快播王欣已更改賽道

2020-01-03 09:52:28 來源:券商中國

云中隼

快播,在破產之路上已一去不回頭。

近日,人民法院報刊登公告顯示,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債權人會議已書面表決通過第一次破產財產分配方案。此次可供分配的破產財產總額為1.23億元,普通債權的清償比例為76.48%。去年9月,深圳市中院發布民事裁定書顯示,深圳金亞太科技有限公司以快播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為由,向法院申請對快播公司進行破產清算。

不過,即便因快播而入獄,王欣已與快播公司關聯不大。而在2018年低調出獄后,人工智能和區塊鏈成了王欣新公司發展的重點思路。在甩開昔日快播陰影后,王欣不斷推出的創新產品能否再一次引起大眾青睞?

快播破產箭在弦上

曾經風靡一時的快播,在創始人王欣入獄后也不可避免地失色。自2014年8月王欣被捕后,至今已有5年有余,而快播公司在破產之路上已經漸行漸遠。

1月2日,人民法院公告網顯示,最高人民法院在2018年12月29日刊登公告稱,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債權人會議已書面表決通過《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第一次破產財產分配方案》。公告顯示,2019年12月13日,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對《第一次破產財產分配方案》予以認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六條規定,《第一次破產財產分配方案》由管理人執行。

根據《第一次破產財產分配方案》,此次可供分配的破產財產總額約為1.23億元,應優先支付和預留的破產費用及共益債務為798.37萬元,參與本次分配及提存的破產債權總額為人民幣1.48億元,本次分配職工債權、稅款債權的清償比例為100%,普通債權的清償比例為76.4772%。對于預計債權,管理人將其受償份額依法予以提存。

2018年8月,深圳金亞太科技有限公司以被申請人快播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為由,向深圳市中院申請對快播公司進行破產清算。

經深圳市中院查明,快播公司成立于2007年12月26日,注冊資本1000萬元。2014年7月7日,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調解書,確認快播公司欠付金亞太貨款973.77萬元及逾期付款利息30萬元。其后,金亞太向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2014年10月8日,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作出執行裁定,以快播公司名下所有的銀行賬戶已被其他機關依法凍結,目前無可供執行的財產為由,裁定中止案件執行,金亞太主張的債權至今未得到清償。對此,深圳市中院認為,快播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裁定受理金亞太對快播公司提出的破產清算申請。

也即,在經歷了一年多的破產清算之后,此次快播在破產的道路上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

快播黃金時代終結

回溯往事,快播的隕落一度讓數億快播用戶共同憤怒。由于快播軟件在搜索算法上沒有太多限制,過于開放的指令甚至能搜出很多非法內容的視頻,這也是快播被查的主要罪證,一度被貼上“涉黃”的標簽。

不過,快播系統的流暢程度和兼容性,同樣令人無限懷念。用戶可以直接用快播播放BT和迅雷的種子文件,包括大量的收費視頻、陳舊視頻均能流暢播放。也正由于此,在數年前的互聯網環境中,快播能夠捕獲數億用戶,其技術的競爭力居功甚偉。

公開信息顯示,2014年4月22日,據群眾舉報,快播涉嫌傳播淫穢信息遭警方調查。2014年6月26日,深圳市市場監管局正式對快播公司送達《行政處罰決定書》。2014年8月8日,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歸案,經國際司法合作渠道由相關國家移交中國警方。

2016 年 1 月 7 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對快播涉黃案的庭審實行了網絡直播,快播公司及王欣、吳銘、張克東、牛文舉等出庭,被告單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犯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一千萬元;被告人王欣犯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

在彼時的庭審中,控辯雙方金句頻出,成為當年年度焦點?;仡檨砜?,雙方論述內容仍是看點。

關于傳播淫穢——

公訴人:用百度搜索淫穢關鍵字+快播,搜索結果得出超過4200萬結果,可見快播在傳播淫穢視頻方面的巨大影響。

王欣:這個沒有任何意義,您可以用百度搜索淫穢關鍵字+QQ看有多少結果。公訴人通過搜索關鍵字說明快播和色情網站有關系,這不合理。色情網站不是互聯網主流。約炮不能成就陌陌今天,假貨也不能成就淘寶今天。

關于傳播技術——

辯護人:有多少刑事案件是通過微信傳播淫穢視頻的,還有百度云,網易云,這個云那個云的,還有QQ,QQ最嚴重。為什么不去關停騰訊公司,百度公司。為什么不要求他們轉變經營方式?如果這種邏輯來解釋,必將社會大亂。所以技術是沒有惡意的,看誰用、怎么用。

關于公司轉型——

公訴人:為什么不轉型?

辯護人:我們手機天天都能收到詐騙信息,為什么中國移動不轉型?

在金句之外,彼時庭審乃至業內討論的更多的是,“技術無罪論是否成立”?而在王欣出獄后,在采訪中仍堅持,技術并非個人、并非可見的東西,技術應該是無罪的。王欣表示,做事的人可能會出現錯誤。

無論如何,屬于快播的時代已經終結。在2018年快播傳出破產消息之時,王欣太太即發布微博稱,王欣太太發微博表示:快播選擇破產,是希望能通過破產程序,把之前欠合作伙伴的錢還上??觳コ鍪虑?,從不欠供應商,合作伙伴的任何費用,但由于當時事發突然,公司所有銀行賬戶一直處于被凍結狀態,所以不得已才通過這種方式來清償債務。

快播王欣已更改賽道

雖然王欣作為快播創始人而入獄,但對于王欣本人來說,快播已許久與他沒有關系。

2018年2月,王欣低調出獄。2018年7月,多名快播股東及高管撤退,其中即包括王欣。在目前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的高管中,僅有執行董事于璐和1名監事,于璐也是該公司持股86.49%的控股股東。

彼時,《我不是藥神》正值大火期間。王欣在微博悄然曬出“我不是快播”的推文,一時令人心酸。

在告別快播之后,王欣開展了新的布局方向——人工智能和區塊鏈,這也是當下最為火熱的領域。天眼查顯示,2018年2月26日,王欣持股91.50%的深圳云歌人工智能技術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冊資本500萬,法定代表人為王欣的妻子彭鵬。原快播事業部總經理吳銘、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等人在公司中也象征性持有少數股份。

就公司描述來看,云歌智能自稱為“致力于開發人工智能調度系統,結合最新的區塊鏈技術保證數據傳輸和訪問的安全、利用由自動化腳本代碼組成的智能合約來編程和操作數據,讓每個獨立的個體都能找到自我實現的通道,讓萬物皆可被調度。”2018年9月4日,云歌智能獲得3000萬美元的天使輪融資,投資方為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IDG資本。

翻閱王欣近期微博內容來看,區塊鏈相關內容仍不容錯過。王欣表示,“我們不要高估了區塊鏈的今天,但更不能低估區塊鏈的未來。”王欣提出三點建議:一是不要搞與幣有關的公鏈,這是國家要做的事;二是區塊鏈的初期階段,更多的應用機會是ToG的聯盟鏈;三是擁有大量用戶群的傳統互聯網應用從今天應該思考區塊鏈架構,從優化中臺開始,把有必要上鏈的部分逐步上鏈。

此外,2019年初,王欣曾推出匿名社交產品“馬桶MT”。雖然網友紛紛跟風支持,稱要“把欠快播的會員補上”,然而該產品在推出后其下載鏈接即被微信停止訪問,即便是該產品在改名為“好記”后,仍未獲得成功。

在“馬桶MT”折戟后,王欣再次推出新產品“靈鴿AI”。2019年8月,云歌智能上線靈鴿測試版,稱其為“一款C2C靈活用工共享和協作平臺”。用戶可以在上面發布用工任務,由平臺自動匹配有相應能力的人,并組成虛擬公司讓合伙人也賺取收益。不過,在測試完畢后靈鴿的匆匆下線,仍令市場疑惑。

在甩開昔日快播陰影后,王欣不斷推出的創新產品能否再一次引起大眾青睞?

辽宁11选5中奖技巧